首页 / 解读 / 详情

一则官宣引发股价大涨22%!周黑鸭盘中紧急停牌,并澄清了这些内容…

康殷 · 2019-11-19 22:20 来源:证券时报·e公司

来自周黑鸭(01458.HK)官方微信号的一则消息引发股价大涨近22%,盘中临时停牌。

周黑鸭11月18日在武汉举行特许经营签约新闻发布会,并与广西铭和食品有限公司完成首批特许经营商签约,启动特许经营,将商业模式升级为直营+特许经营。

在股价大涨近22%并临时停牌之后,周黑鸭晚上在港交所发澄清公告称,公司与广西省的一家特许经营者签署了一份特许经营协议,以便拓展公司广西省的业务。公司认为该特许经营协议属其日常业务过程的一部分,且不会对其经营业绩及财务状况产生任何即时影响,公司股票20日复牌。

周黑鸭行政总裁张宇晨表示,周黑鸭在全国只有1200多家店,这一密度其实很低。在公司未来5年的规划中,特许经营门店将超过自营门店。

今年以来,三家主营卤味的上市公司股价表现迅速拉开距离。年初至今,周黑鸭累计涨幅42%,而煌上煌和绝味食品同期涨幅为66%和91%。如果剔除19日单日22%的涨幅,周黑鸭今年累计涨幅只有16%,已被竞争对手远远抛离。

大涨近22%后临停

11月19日,周黑鸭股价大涨,盘中涨幅一度达23%。上午11时34分,周黑鸭发布公告紧急停牌,称自上午11时27分起,公司股票短暂停止买卖。

停牌前,周黑鸭报4.68港元,最新市值111.5亿港元。而当日21.87%的涨幅也创下今年周黑鸭的单日涨幅之最。

11月18日,周黑鸭与铭和食品完成首批特许经营商签约。据介绍,铭和食品是广西知名零售连锁企业南城百货的重要战略合作伙伴,与国内知名大型购物中心、连锁商场,以及高铁站、机场等交通枢纽均有合作关系。

目前,周黑鸭门店主要集中在一二线城市的核心商圈和交通枢纽,门店已辐射区域市场有待进一步渗透。除已签约的贵州贵阳、广西南宁地区外,东北、海南、云南等地区周黑鸭均暂未进驻。

长期坚持直营的周黑鸭,选择今年开放特许经营模式早有迹象。

今年8月份,周黑鸭就曾透露,将“利用特许经营模式进一步渗透现有市场及策略性扩展至新地区”。而选择在今年11月份启动城市特许经营计划,周黑鸭认为,是因为“时机对了,准备好了”。

周黑鸭官微指出,今年8月份,公司启用新任CEO张宇晨,张宇晨曾服务于宝洁、欧莱雅等国际知名企业,从业经历与周黑鸭“第三次创业”的人才需求高度匹配。同时,周黑鸭也于今年邀请到在麦当劳拥有20余年从业经验的特许经营负责人谢军,组建专业的特许经营管理团队,为特许经营提供有力的管理支撑。

周黑鸭透露,公司筹备许久的全国五大生产基地,整体建设进入收尾阶段,五大生产基地的投入使用,将大幅提升产能,缓解长期困扰周黑鸭产能不足的问题,并大幅增强周黑鸭向更深更广市场的辐射能力。

据了解,周黑鸭为其城市特许经营计划设置了一定的加入门槛,包括具有优质的物业及选址资源;具有连锁经营管理的成功经验和追求卓越的精神;具有当地经营的良好公共资源的有力支撑;具有足够的资金实力,能够持续高质量开发和拓展市场。

近年来业绩掉队

绝味食品、周黑鸭、煌上煌在业内有着“鸭脖三巨头”之称。沙利文数据显示,以中国2017年休闲卤制品行业的零售价值为基础,前五家市场占有率仅为20%,而绝味食品、周黑鸭、煌上煌的占比分别8.9%、5.5%、2.6%。

上市后的周黑鸭继续保持高速增长保持到2018年。周黑鸭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2018年实现营收32.12亿元,同比下滑1.2%,实现净利润5.4亿元,同比下滑29.1%。这是自上市以来周黑鸭首次出现营收、净利润的双下滑。

对于收入下滑的原因,周黑鸭表示,市场竞争加剧令公司线上渠道收益减少4180万元,来自分销商的收入减少2300万元。至于净利润的下滑,公告显示,由于行业供需关系紧张以及门店网络和产品不断扩展,2018年集团面临原材料成本、租金及劳动力成本上涨的巨大压力。

进入2019年上半年,周黑鸭仍未扭转颓势。2019年中期业绩显示,周黑鸭上半年实现收益16.26亿元,比上年同期提升1.8%;实现公司拥有人应占期内溢利2.24亿元,同比下降32.4%

早在今年8月,周黑鸭就已发布中期盈利预警,当时公司解释净利润减少主因门店经营利润率下跌、原材料成本上涨导致毛利率减少、位于湖北华中工厂一期自去年10月投产、位于河北的华北工厂自去年4月投产带来折旧及能耗等成本上升及门店租金增长。

业绩不振,周黑鸭也停下了自营门店扩张的步伐,2019年中报显示,上半年公司新开设84间自营门店,同时因为经营效益不佳、市政改造等原因调整关闭117间自营门店。截至2019年6月30日,周黑鸭的自营门店总数为1255间,比2018年年底净减少33间。

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周黑鸭来自自营门店、网上渠道、分销商和其他的收入,各自约为14.03亿、1.64亿、0.5亿和0.08亿元,占比各在86%、10%、3%和1%左右。可见周黑鸭依然仰仗自营门店贡献收入。

对手业绩稳定增长

2018年2月周黑鸭股价达到8.5港元的近年新高后,随即掉头向下,今年1月到达3.1港元的谷底,而周黑鸭市值一度从最高的215亿港元下跌到目前的111亿港元。

不同于周黑鸭的营收、利润双双下滑,绝味食品和煌上煌2018年仍然保持较高速增长。尤其是煌上煌通过省外门店扩张和产品线扩张,营收增长28.41%,创近五年来新高。绝味食品营收增长13.45%,近五年营收增速相对稳定。

同样是今年上半年,煌上煌实现营业收入11.69亿元,同比增长13.15%;实现净利润1.40亿元,同比增长23.15%。绝味食品实现营业收入24.90亿元,同比增长19.42%;实现净利润3.96亿元,同比增长25.81%。

周黑鸭采用的是直营模式,但其他卤味鸭制品品牌却大多选择绝味食品一样以加盟为主要扩张路线。

三家上市公司市值比较下,绝味食品目前大幅领先,最新市值达258亿元,而煌上煌是84亿元。在生产及配送端,绝味食品“多生产基地+当地配送”的模式较周黑鸭”集中生产+全国配送”的模式相比,资产周转率、配送效率均更高,竞争对手复制成本高,绝味的供应链体系已经构筑较深的护城河。

面对同业竞争,周黑鸭需要变阵。今年8月周黑鸭公告,张宇晨接替周富裕成为公司行政总裁。随后周黑鸭在今年中期报告中首次正式提出将开展特许经营。

光大证券指出,周黑鸭已呈现清晰复苏路径。商业模式方面将新增特许经营体系,与原有直营体系结合渗透市场;同时突破便利店渠道以增加公司渠道网络的多元性,选择优质渠道伙伴;发展以绩效为导向的人才激励计划,将覆盖核心高管及一线团队。管理层规划未来1-2年将着力打造特许经营模式,以期在未来能够形成复制能力。

评论(0)